酸奶星

自娱自乐。

宠物二三事


我以前养过一只兔子,毛茸茸的小白兔子。刚买回来的时候有着一身蓬松的毛,跟个球似的,喂他吃东西还不让人盯着,一盯着就停下咀嚼的三瓣嘴,拿两只小红眼睛呆呆地看着我,然后我一转过头,这货又开始窸窸窣窣的往嘴里塞着菜叶,我又转回去盯着他,他就马上停下嘴望着我。

我故作矜持的掩盖快要被这货萌化了的少女心,捧起兔子往他的新窝里一放,旁边给他堆了一堆细碎的小菜叶,高冷的回房开电脑给基友炫耀我家的兔兔有多萌。
嗯?兔子的名字?我没那些闲工夫去想各种叫起来软香酥萌的名字,就叫兔子了。

小白兔子是个十足的懒货。刚买回来的时候觉得挺瘦的,身上全是细长的白毛没多少肉,饭量就给他给的很足,让此君养成了在窝里吃饭→在窝里吃完饭了→高抬贵腿出窝喝口水→挪回窝里睡觉→啊美少女主人又发零食啦哈哈哈吃吃吃→吃完了好累睡一会儿→……这种不良习惯。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教好这货。

到后来,他懒到什么程度呢。拎着他出窝,放到茶几上,我想着这下你总得跑几步才回得了窝吧。他抖抖圆屁股上的小圆尾巴,呆愣愣的坐了会儿。
然后睡着了。
自打这次后,此君又养成了拎到哪儿就在哪儿睡着的习惯。拎到电脑桌上,电脑桌上就有了个毛球。拎到床头柜上,床头柜上就多了个毛球。
……不过看在每次把他拎回窝都会蹭蹭我的手指的这个表现,这些小坏习惯我们就不要追究了。


后来,我又养了只八哥。
众所周知,八哥嘛,一种闻名古今的聒噪生物。
但是我这只……我买回来第三周以后,一个问题压在了我的头上:我买的是只哑巴八哥吗?
每次我在鸟笼底下抬头看,八哥总是淡定的望着我,然后留给我一个淡定的后脑勺,淡定的看着窗外。一开始我以为是动物渴望自由的天性,在买回来第四周的时候,我琢磨着要不就把他放了吧。

然后我就把笼子打开,然后等着这鸟兴高采烈地飞出去。
然而他连头都没歪,像是冷冷的瞥了我一眼,抖了抖翅膀,啪——鸟笼关上了。
我??

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这货是怎么把门关上的,难不成是个八哥精?

怀着一颗敬畏一切生灵的心,我飞快地奔向电脑给基友八卦新买的八哥可能成了精,然后理所当然的被基友鄙视了智商。
“放屁,不知道建国以后动物不能成精吗!”


基友说得有理。

出于某种对妖神之力的崇拜,我给八哥精换了个没门的鸟笼,但是他就跟大爷似的每天站在笼子里该吃吃该喝喝还一顿不能少,少了就拿两个黑溜溜的眼珠子盯得人背后发凉。
至于兔子,兔子是很喜欢八哥精的,除了自己的窝,最喜欢缩在八哥精的笼子旁边,呆愣愣地盯着八哥精看。
有的时候他也会留着自己最喜欢吃的小胡萝卜不吃,然后看着淡定的八哥精。趁八哥精维持一个动作久了想换一个动作的间隙把小胡萝往八哥精那边滚滚。
这时我都会冷笑,愚蠢的兔子,八哥精这种高冷的妖怪会吃你的小胡萝卜吗!
果然,八哥精换了个姿势继续入定。

小胡萝卜过了几天就被我扔掉了,反正他俩都不吃。放久了要坏。

到后来,八哥精偶尔也是会赏给呆兔子一个淡定的眼神的,然后就重复着兔子盯着八哥,八哥看着窗外,偶尔回头看看兔子,我看着他俩这样无趣的循环。有几天我甚至还看出了几番诗意。
啊,八哥,你为什么不看我看着窗外。
啊,兔子,你为什么不看我看八哥。

“什么傻逼玩意儿!”基友如是说。


我第一次发现他俩有奸情是在我养了兔子一年,养八哥半年后。
那几天基友来找我玩,我高高兴兴带着钱去隔壁景区跟基友浪。机智如我,肯定不会忘记给家里的两个小东西备粮,于是我就给他俩准备了一大碗水放在兔子的窝边。

于是,机智的我,就果真忘了给他俩备粮。只备了水。

兴高采烈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所以当几天后我回到家以后,看到的就是——
八哥精站在床上,依旧是一副淡定的英俊脸,对此我很欣慰。
兔子窝在床上,专心的吃着小零食,三瓣嘴吧唧吧唧,对此我也很欣慰。

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对?

是了。兔子。在我的床上。吃着。我。珍藏已久。的。零食。

瓦特热法克?!
我看着床单上一堆零食口袋,零食碎屑,一个毛球,白的,一只妖怪,黑的。有一种开门方式不对的错觉。
我怒火中烧,上前一步准备把兔子拎下来好好揉搓一顿教训一下。

八哥精缓缓地看向我,黑眼珠里似乎有杀意。世界静止了。
然后我就怂了。
毕竟八哥精,我惹不起,我认。

我用脚趾都能猜到,我的珍藏零食绝对是被八哥精翻出来给兔子吃的,至于他是怎么找到的,又是怎么打开的……都说了是八哥精!这还需要问吗!
我陪着笑看着八哥大爷,用动作示意我会好好将兔子抱回窝里。

然后八哥精飞了起来。
你能想象我有多激动吗?!这是我养他这么久第一次看见他飞!八哥居然会飞!

八哥精选择的着陆地点是兔子的窝,着陆后,八哥精冲我点了点头。
这一刻,我和八哥精之间的交流突破了物种障碍,冲破了种族隔离。我瞬间理解了八哥精的意思。

“你,把他拎过来。”


我仿佛听到了八哥精的声音。
然后我差点应了声喳。

我乖乖地抱起兔子放进窝里,这货一点都不贪恋主人温暖的双手,转头就盯着八哥精卖萌,两只前肢抱着一片薯片往八哥精那边蹭。
我高冷地哼了一声,想在兔子的圆屁股上用黑色记号笔写上借花献佛,卖萌无耻八个字。
小白痴,你以为八哥精会接受你的祭品吗!愚蠢!

然后我就看见八哥精弯下他淡定的头颅,啄了一口兔子的薯片,顺便拿翅膀理了理兔子毛。


……
我觉得我的脸好疼需要抢救一下。
我还觉得,明明就是两只小动物,为什么我有一种被脱团狗秀了一脸恩爱的眼瞎感呢?
我就不在这两天你们俩发生了什么!
最后,你们主人还是个单身狗能不能别这样……


自此之后,他俩就在一个窝里住着了。
我兴致勃勃地跟基友说:“我家的兔子和八哥在一起啦!”
基友:“你是不是单身久了看什么都像在一起。”

……我需要速效救心丸,快。




后来嘛,有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里有个穿着黑衣服的美男冲我勾了勾手,我满心欢喜的奔过去,正准备扑入美男的怀抱,美男手一挥我就啪叽摔地上了,这时我注意到他的另一只手上趴着只小白毛球。美男在我身上撒了一把粉红色的亮晶晶的东西,闻起来香香的。

我问:“这是啥?”
美男一脸淡定的看着我:“报酬。”
美男手上的小白毛球看起来软乎乎的,两只红眼睛里全是笑意,软软糯糯的开口道:“谢谢你。”

我:“啊?”

美男淡定的拍了拍我的头,亮晶晶的东西弄得我想打喷嚏。
啊——啊嘁!




窝在自己的床上,我反省了一下在梦里见到美男招手就奋不顾身冲过去的愚蠢行为。然后起身准备为兔子和八哥准备今天的粮食。
但是兔子的窝里,只有他俩掉的毛,黑色的尾羽和白色的长毛胡乱的散在窝里。我有些楞。

想起昨晚的梦。
这一时刻,一句话福至心灵。

“他俩,私奔了吧。”



我放下手中接满的一杯水,一脸高深莫测的打开电脑登告诉基友我家的兔子和八哥私奔了。
基友发了个语音给我。

“噢,那八哥肯定是建国以前才成的精。”
基友说得有理。


说起来,我谈恋爱也是在他俩私奔后?

评论
©酸奶星 | Powered by LOFTER